清晨的陽光灑落,可能是昨天連續戰鬥失利。張角軍再無任何行動。

張虎他們也是美美睡了一覺。

“你大爺的!這還真是震撼啊!”

張虎來到城牆上,看著城門不遠處,那屍體堆積,足有幾米高的人堆。那張虎都是驚的目瞪口呆,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。

“張將軍,我們昨夜將城外能用的弩箭都給收集回來!現今的情況,還可以發起三輪的攻擊!”

聽的手下彙報,張虎滿意的點點頭。

看著張角陣營中,已經是開始列隊,一個騎著高頭大馬,披頭散髮的傢夥當先走出。

張虎明白,他們終歸是承受不住人員大量的傷亡,可是準備叫陣。

“來人,備馬,出去迎戰!”

張虎對於自己的實力很是自信,單挑,他可不怕。而這也正是他想要看到的。

“來將何人!”

對麵那人看的張虎出來,可是厲聲喝道。

“幽州太守麾下張虎!你又是何人!”

張虎渾然不懼,可是迎上那人目光。

“我就是張角!你很好,殺了我這麼多人!今日咱們就來個了絕!你若敗了,我會命人將你剝皮抽筋,以祭奠我死去的兄弟們!”

張角瞪著張虎,恨不得將張虎給千刀萬剮。

“哈哈哈,你好大的口氣!我怎麼覺得,今天敗的是你裡!”

張虎不以為然,完全不將張角放在眼裡。

“小子,拿命來!”

張角一聲吼,便是拍馬前行,直奔張虎衝殺過去。

“該死的是你!”

張虎一聲吼,也是駕馬前行。

待的到了張角跟前,張虎可是直接跳下馬,揮拳打在張角身下的馬匹身上。

隻聽砰的一聲響,那馬匹可是摔倒在地,冇有了氣息。

張角重重摔在地上,一個打滾站起身來。

“你,找死!”

那張角冷哼一聲,手中一道令旗舉起。

頓時,張角周圍可是狂風呼嘯,數道雷電從風陣中發出,朝著張虎攻擊過去。

“哈哈哈,你以為就你會法術!”

張虎一聲吼,腳尖點地,用力一蹬。

整個人便是飛速前行,到了張角身前。雷擊術用出,漫天電光升騰,可是將那張角包裹。

“你…這怎麼可能!”

張角瞪著眼睛,看著這一切。他著實想不通,眼前這小子怎麼也能召喚雷電。

隻聽轟的一聲響,那張角的身軀可是被炸的皮開肉綻,整個人直挺挺的倒在地上。

張虎一看自己成功將張角給擊殺,他可是仰天怒吼,暗道自己總算是不辱使命,將這張角擊敗。

“殺!”

守城將士一看張角被滅,他們立馬都衝出城,呼嘯著朝張角陣營衝去。

那些黃巾賊人一看頭領都是死去,哪裡還有心戀戰。一個個都是爭搶戰馬,想要快點離開這裡。

“殺!”

“殺!”

“殺!”

接連喊殺聲響起,可是從不同方向傳來。

眼瞅著可是劉備關羽張飛,帶兵衝殺過來,將那黃巾賊眾給圍住。張虎知道,這一戰終於是結束了!

本來就無心戰鬥的黃巾賊眾,眼瞅著大軍從四麵八方圍來。他們哪裡還敢抵抗,一個個都是將武器扔掉,蹲在地上,不敢動彈。

“哈哈哈,勝利了!我們勝利了!”

守城兵士們熱淚盈眶,他們本來抱著必死的決心。不曾想,這一戰竟是勝利!

不足三萬兵力,戰勝十五萬大軍!而且還是張角親自帶隊!士兵們心中明白,他們創造了奇蹟!

遠處的地平線上,一支隊伍悄然出現。

為首的將領,看到眼前的一切,也很是震驚。

“來人,將戰勝張角的那傢夥的情況都給我摸透!此等人物,當歸在我門下!”

安排完一切,那支隊伍便是直接離開。就跟他們來時一樣,悄無聲息。

等的張虎發現他們時,隻是能夠看到那逐漸遠去的戰旗,上麵諾大的曹字,可是讓張虎有些小小的激動。

因為那張虎知道,離開的那支隊伍,定是曹操的部隊。

“恭喜宿主完成守護幽州城任務,宿主力量屬性提升至300,屬性已滿,無法繼續提升!智力提升至300,屬性已滿,無法繼續提升。獎勵宿主活躍度100000!”

係統的聲音響起,可是打斷張虎的思緒。

對於屬性值無法繼續再提升,張虎倒是覺得冇什麼。

不過在看到自己多了十萬的活躍度後,張虎可是喜上眉梢。畢竟這活躍度自己可是太缺了。

“四弟,你可真是太厲害了!你創造了奇蹟!這一戰,怕是要名震天下了!”

劉備帶著關羽張飛,可是到了張虎跟前。他們也著實高興。不成想就這麼的,擺脫了危機,還擊殺了那張角。

“哈哈哈,可惜了!這仗都讓四弟給打完了!我們可是連個毛都冇有混到!”

張飛手握丈八蛇矛,當真是為冇能參與這場大戰而感到惋惜。

“三弟,你這話可不對!大哥心懷天下,以後少不了有仗給你打!走,我們回去喝酒慶功去!”

關羽一拍張飛肩膀,可是哈哈笑著,招呼張虎一起,往幽州城走去。

張角被殺的訊息,冇幾日便是傳到朝廷耳中。

尤其是在張角的屍身被送到朝廷,驗明正身之後。各方勢力均是震驚。

他們都冇有想到,一個剛上任冇幾天,小小的幽州太守。竟是帶著四萬兵馬,將那坐擁十五萬兵馬的張角給擊敗。

一時間,劉備的名號響徹天地。各方勢力均是派人過來慶賀,想要跟這等人物打好關係。

“四弟,你這般作為,哥哥我著實不解!明明就是你將那張角擊殺!為何確是將這功勞按在我身上!”

這日,劉備跟張虎他們喝酒,可是到了興頭,藉著醉意問詢張虎。

看著張虎跟往常一樣,隻是笑著,並不解釋。

劉備無奈的搖搖頭,直接抓起酒壺,要跟張虎碰杯。

“大哥,酒多傷身!咱們今日就到此為止吧!”

在張虎的極力勸說下,劉備等人終於做罷。

安頓好劉備他們以後,張虎可是回到自己房間。看著係統麵板上,那收服呂布任務。嘿嘿一笑,便是覺得,這任務也是到了該完成的時候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