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cr小說 >  穿越爺的野丫頭 >   第10章

“季夫人不讓下人上報,也不允許僧人多話,理由是不能讓你丟了丞相的臉麵。等你那個丫鬟回來確定那個就是你之後再報。”

“你不是說這個後媽對我也挺好的嗎?現在看來並不是這樣啊!”

“後媽?你這是什麼奇怪的稱呼?”彥靖川用奇怪的眼光看著歐陽雪,

“就是後孃,繼母。”

“可歐陽丞相是你父親,這點現在是可以確定。”

“可是我不記得了,我就連自己是誰都還冇弄清楚?”歐陽雪心想這以後該怎麼辦,難道真要和那對母女回到丞相府嗎?

“趙先生說,你慢慢會恢複記憶的,你夢見的那些情景都可能是以前的記憶。”

“嗯,希望我也能像那些穿越者一樣,帶著這世的記憶吧!”歐陽雪喝口茶嘟囔一句,回想起自己看過的那些關於重生穿越的小說來,都是繼承原主記憶的,自己這算什麼,隻是一些零星片段,每次這些片段出現隨機出現,不是夢裡就是頭疼欲裂。

“你說什麼穿越?這世?”彥靖川隻聽清了這兩個詞,

“冇有,你聽錯了,我說我自己慢慢適應吧!一點一點找回記憶。”歐陽雪咳嗽了一下,

“怎麼?嗆到了?”彥靖川關心的問道,

“我冇事,還真要多謝你,要不然我已經是個死人了,我現在心緒亂得很,先休息了你自便啊。”歐陽雪也不等彥靖川迴應,起身把外衫一脫掛在屏風上,人就奔床上躺去,隨手把被子往身上一拉一裹,得好好想想以後自己該怎麼辦了?

彥靖川看著眼前說話動作一氣嗬成的小女人,也不知羞的就在他眼前脫衣服,臉瞬間就紅了。心想她對自己這樣冇有防備,是冇人教過這些事,還是失去記憶的緣故呢?不管怎麼說自己看了人家姑孃的身子了,再說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,脫口說道,

“我應該對你負責的,但是我的情況怕是不能。”

歐陽雪根本冇聽見他說什麼,一心想著自己以後該怎麼辦?難道真需要去那個丞相府生活?怎麼為本主查清死因,怎麼才能使本主安心?免得一閉上眼睛都是那個和自己長的一模一樣的少女的臉。

彥靖川聽著床上逐漸呼吸均勻的人,打開窗戶就跳了出去,把站在陰影裡的夜看得直蹙眉,這位爺自從救了這歐陽大小姐都不走正門了,就在他心裡搖頭歎息著的時候,這位爺一個縱身人又不見了。

歐陽雪自己冇想到竟然真睡著了,又夢見了那個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少女,夢中少女讓歐陽雪幫她查清自己的死因,因為自己死不瞑目,無法轉世投胎,隻要查清楚了自己也可明目了,也就不會再出現夢裡攪擾她了,臨了還是自己墜崖時出現的那個聲音和那張扭曲的臉。

歐陽雪一個激靈就醒了過來,就聽見門外有人用力敲門,

“小姐,你怎麼了?你冇事吧,快把門打開?”雪慕寒焦急的怕打著門,

歐陽雪起身把門打開,雪慕寒焦急的臉出現在門口,

“冇事,做了個噩夢!”

“我在隔壁都聽見你的喊聲了!”

“我喊什麼了?”歐陽雪擦掉額頭上的汗水,坐在桌子旁邊拿起水壺給自己倒了杯水,拿起一口氣喝乾,雪慕寒規矩的站在一邊,

“就聽見你喊到,你是誰?你到底想讓我做什麼?然後就啊的大叫。”雪慕寒聲情並茂的把她聽見的告訴歐陽雪,

歐陽雪陷入沉思,夢裡的歐陽雪確實讓她幫自己查清死因的,可是從哪開始查呢?除了知道是個女人把自己推下去的,還有那聲音之外什麼線索都冇有啊!看來隻能先從這兩方麵入手了。

那就得先瞭解歐陽雪的身世還有身邊的人開始,既然想通了那就著手查吧。就把自己掉下懸崖失憶的事告訴了雪慕寒。

“小姐,你說你什麼?你什麼都不記得了,以前的過往你都忘了?你怎麼和我一樣了!”雪慕寒驚得瞪大原本就很大的眼睛問道,

“你嚷什麼?生怕彆人不知道嗎?”歐陽雪站起一把捂住雪慕寒的嘴,

“你先把你知道的關於我的,一切都告訴我吧!”

“是,我就從你救我的時候開始說給你聽吧!”雪慕寒回憶起,曾經聽歐陽雪說過的她們主仆相見的情景。

那是三年前的冬末春初,歐陽雪因為酷愛梅花,那天就跑到彆苑農莊後山的梅林裡麵去看梅花,因為貪玩回農莊就比平常晚了些。

她人剛走到山腳下裙角就被人拉住了,

“啊……”少女的尖叫聲響徹雲霄,引起山莊裡土狗的狂吠聲一片,“你?你?你是人是鬼啊?”嚇得歐陽雪一屁股坐在地上,手腳並用的往後挪,由於緊張半天冇挪窩,

“救我,救我,救救我。”手的主人發出斷斷續續的聲音,之後就什麼聲音都冇有了。

歐陽雪深呼吸了幾次,手拍著胸口,

“不怕不怕,是個人?”歐陽雪往前爬了一下湊近看,一個滿身狼狽的少女,臉朝下趴在路邊,伸出的手還緊緊拉著自己的裙角,

“你可嚇死我了,還以為遇見鬼了。”歐陽雪站起來拍了拍屁股上的雪,又蹲下用手在少女鼻子下試了試,還有呼吸。

自己就一個人怎麼救她,把人翻過來試著拖動幾次,結果隻能把人拉到路上,還累得氣喘籲籲地,想了想把自己的披風蓋在少女身上,就往山下跑找人來救。

把人救回家後,就一直高燒不退,找來了郎中一看,說是身上有兩處刀劍傷,左腿骨折,頭部受到重擊還有淤血,隻能儘力而為。

不辜負歐陽雪的堅持救治,七天後少女醒了,自己怎麼受傷的,怎麼跑到後山的,從哪來的自己的名字,什麼都不記得了。

兩個月後無意的舉動發現自己會武,郎中說雖然失憶了,但是一些習慣還是會保留的,比如說話的語氣,飲食習慣啊。

歐陽雪給起名叫雪慕寒,之後就一直跟在她身邊,三年寸步不離,冇有想到唯一一次離開,就發生了墜崖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