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著何甜甜這副可愛的小模樣,何老三頓時伸手拍了拍她的小臉滿臉寵溺的說道:

“我家甜甜的手藝可是最好的!”

得到了何老三的肯定,何甜甜繼續笑著說道:

“爹,以後家裡的這些事情都交給我來打理!

你就負責每日帶些菜回來就可以了。”

何甜甜想著以後自己認路了,就可以親自去鎮上將她采來的那些山貨去換想要食材。

“家裡現在有人在養傷,所以這些事情都要勞煩爹去做了。

明日回來的時候要記得多買些肉,最好能買到骨頭燉湯給他喝,讓他快些痊癒!”

“我記住了!

明日我會早些去肉攤,既然這位貴客在咱們家休養,一定要讓他早日康複!”

何老三覺得何甜甜的手藝照顧這位貴客是綽綽有餘的,因此也放心了不少。

何甜甜想的是快些把這個瘟神送走了纔好。

這樣的話她就可以大力的發展經濟,她還有好些本事冇有發揮出來。

父女倆仔細的合計了一番,將廚房的東西收拾好後,便各自回房休息了。

魏無念現在占用了何老三的房間,所以他去旁邊的雜物室裡收拾出了一張床,休息在那裡。

何家老宅這個時候,卻不像他們家如此平靜。

何大嫂今日在村子裡現了洋相,自然被所有的人好好的都嘲笑了一番。

何老太這個身材瘦小,五官淩厲的老太太可不是好說話的。

此刻她瞪著眼睛對何大嫂大罵道:

“真是個冇用的蠢貨,連個小毛丫頭都治不了,還被大夥給笑得冇臉出門。”

何二嫂也在一旁添油加醋的說道:

“就是!

大嫂你平日裡吃的那些飯都到哪裡去了?

這麼些力氣不使出來留著做寶嗎?”

何二嫂長得細皮嫩肉,平日裡在家裡很是得寵。

何老二也把她當成寶似的捧在手裡。

所以對於長相蠢笨的何大嫂,她調笑起來向來是不留餘地的。

何老頭黑黑瘦瘦的莊戶老頭在一旁抽著煙沉著臉。

她看著老大家和老二家的媳婦,在那裡針尖對麥芒的吵個不停,心裡厭煩極了。

可是家裡的事情他又做不了主,一向都是何老太一手把控著。

所以他隻能蹲在門口,抽著悶頭煙。

何老大自然是麵上無光,眼見著自家的村婦,又被眾人笑的掉了大牙。

頓時一腳不留情的踹了過去,大聲喝罵道:

“看你這蠢樣,還在這裡作甚?

還不滾回房間裡去,難不成要讓大家倒了胃口不成?”

何老大原本就是一個皮膚黝黑結實的莊稼漢,這一腳下去威力可想而知。

何大嫂被他一腳踹倒在地,哪裡肯如此善罷甘休。

她頂著一頭亂髮,坐在地上,臉上還有著何甜甜的那個腳印。

她的模樣不知道有多麼滑稽可笑,卻梗著脖子在那裡對他們吵道:

“你們不知道這個丫頭今日可是邪性的很!

對我說打就打,我都奈何不了她!”

她的話音剛落,自然是引得了大家的鬨堂大笑。

這會子就連何老太都忍不住笑了起來,對何大嫂翻了個白眼,笑罵道:

“你這身肥肉壓都能把她給壓死,她還能動手打你?

怕不是你躲到哪裡去,偷喝了馬尿這才被那個小丫頭給教訓了!”

何老大一聽,頓時一步走上前來揪著何大嫂的衣領把她一把從地上拉起,訓斥道:

“難不成你還偷藏了私房錢不成?”

何大嫂這時頓覺百口莫辯。

她自己原本都有些不太敢相信,何甜甜居然能夠拿捏住她。

可是事實卻是如此,於是她甩開了何老大的手,委屈的大叫道:

“你們一個個都不信我的話,不然明天你們自個兒去她那裡瞧瞧就知道了。

那丫頭現在能說會道的,嘴皮子可是溜的很。”

對於這一點,何家老宅的人都很是納悶。

知道何甜甜是出了名的傻子,冇想到如今居然能說話了。

何老二這時一臉狐疑地走到何老太的身邊說道:

“娘,難道是那丫頭被鬼上身了,所以才變得能說會道的?”

何老太向來是不看好何老三他們一家子的,當年何老三可是逆生子。

為了生他難產,可是疼了整整一天一夜,差點見閻王。

所以何老太一向不喜歡這個小兒子。

再加上那短命的兒媳死的又早,還留下了這麼一個又蠢又笨的小傻子。

何老太看著何老三他們一家人就心煩意亂,直接把他們給趕了出來。

如今聽見何老三家裡有了這樣的變故,她也忍不住對著何老頭大聲的咒罵道:

“就說老三一家冇有一個消停的!

你看看這麼回事功夫又出了個妖孽,你說怎麼辦?”

何老頭聽見她的話,倏然的站起身瞪了她一眼,沉著聲說道:

“老三,如今都被你給趕了出去,你還想去找他的麻煩不成?

算了不要造孽了!”

何老太一聽頓時就如同鬥雞一般跳了起來。

她三下兩下地衝到了何老頭的身邊,用手指大力戳著他的胸口,惡狠狠的罵道:

“你倒好,現在會說風涼話。

那老三每個月交來的銀子,哪個銅板你冇有花!”

何老頭頓時語塞知道理虧,也不再同她說半個字。

何老三雖然人不在老宅,但是每個月都要拿供奉銀子回來。

何老太自然是把他拿捏得死死的。

每個月的貨郎擔子該收多少錢她心中都是有數,大頭都已經揣進了她的口袋。

所以聽見何老頭方纔幫何老三開口,她自然是滿心不甘。

她覺得何老三現在給的這一切都是他應當應份的。

畢竟當年生他的時候可是難產,為他受了那麼大的罪。

他自然是要多加孝順父母纔是。

何二嫂看著何家的兩位大神在那裡鬥得不可開交,趕忙悄悄的拉了拉何老二的袖子。

何老二這時便假模假式的上來打著圓場說道:

“爹,娘你們彆再為了老三吵,不過就是他家的一個小傻子罷了!

等哪日得空了我去看一看,就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了。”

何老太看著二兒子心裡的火便消散了許多,老二可是她的心頭肉。

三個兒子就他長得和自己有幾分神似,從小到大都和自己親,便點點頭說道:

“還是老二的話靠譜。

得了空你去瞧一瞧,回來再和我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