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寒煜下樓去找張媽,張媽很快拿出一嶄新的傭人服遞給他:“先生,夫人早餐喜歡吃什麼?”

夫人?

江寒煜挑挑眉,張媽真上道。

張媽看著江先生含著莫名的笑意離開,困惑的摸頭,先生在笑什麼?

還有就是,先生是不是冇有聽見她的話,夫人喜歡吃什麼呀!

“梔梔,給。”江寒煜把衣服遞給白梔,很自覺的退出房間,站在一邊等她。

白梔對穿衣什麼的要求不大,更何況江家傭人的衣服布料也非常柔軟貼身,白梔還挺喜歡的,和校服穿起來一樣舒服。

她很快換好衣服,拉開門就看見在一旁等候的江寒煜,小姑娘抓著衣角,甜甜一笑:“謝謝,很合身。”

白梔小臉精緻的皮膚嫩白,眼眸淡淡不含笑意時,隱隱透出一絲不近人情的高冷。

淡褐色的傭人服穿在小姑娘身上,多出一股街拍的潮流和時尚。

“好看。”江寒煜不由自主的誇獎。

被誇總是讓人心情愉悅,白梔淺笑,“走吧,我餓了。”

餐廳已經擺上一桌子豐盛的早餐,中式西式都有,各種饅頭五顏六色,小造型十分可愛,和那張黑色的餐桌極其不搭。

昨天太晚,白梔冇有留意,今天一看才發現這棟彆墅極大,用色多為黑白灰,不管是傢俱還是電器,非常簡約大氣,不難看出江寒煜的喜好。

彆墅裡極其空蕩,顯得很孤寂,白梔微微擰眉,她等下去買東西時要買兩隻小豬佩奇玩偶裝飾一下,不然她會以為她在某國間諜那執行特殊任務。

“怎麼了,不喜歡吃?”江寒煜注意到她的表情,輕聲詢問。

張媽也有些不自然,先生好不容易拐回家一個小姑娘,她可不能給先生拖後腿:“夫人喜歡吃什麼,我有皇家頂級廚師證,什麼都會做!”

夫人!?

白梔驚詫!

她怎麼就成夫人了?

明明江寒煜還在試用期!

“我叫白梔,不要叫我夫人,我現在和七爺還在額……發展中。”

對江寒煜的傭人說她在試用七爺,可能會引起什麼不必要的誤會。

“好的夫人,您叫我張媽就好,是先生家的保姆。”張媽笑眯眯的應下,對白梔越看越喜歡。

哎呀,夫人唇紅齒白真嬌俏,關鍵是還有禮貌,說話聲音也好聽,喜歡喜歡,太喜歡啦~

先生給給力呀,最好能有個小娃娃,她等不及想帶娃!

白梔真的很餓,就冇有和張媽糾結夫人稱呼這個問題,那些可可愛愛的卡通包看起來就很誘人,白梔眨眼間已經在餐桌上吃起來。

江寒煜看著孩子模樣狼吞虎嚥的小姑娘,無奈搖頭,到底是小孩,吃東西都這麼可愛。

張媽已經被白梔給萌壞了,小姑娘白乎乎的小臉吃的鼓鼓囊囊,明明吃的很急,但咀嚼的聲音很小,禮貌和教養一覽無餘。

“夫人慢一點,這個奶黃包您試試,還有這一個,是紫薯的哦,這個紅糖三角包也很好吃。”張媽很快留意到白梔喜歡吃甜的,於是就把她夠不到的甜食往她麵前拿。

白梔笑眯眯的仰頭,“謝謝張媽,很好吃!”

“好吃夫人就多吃一點,不夠我還可以做。”

江寒煜默默看了一眼整整一大桌子的餐食,這還不夠?

張媽您寵孩子也要有個度,給她撐壞了怎麼辦。

“梔梔,吃蝦嗎?”江寒煜擔心小丫頭營養不均衡,給他挑了高鈣的東西。

“剝蝦麻煩。”白梔愉快的塞了一個紫薯包在嘴巴裡,如實回答。

剝蝦弄的手上都是油漬,還要洗還要衝,有這個時間,她可以吃好幾個紫薯包。

江寒煜戴上一次性手套,臉上溢位一絲寵溺的笑:“我不嫌麻煩,我給你剝。”

白梔也不拒絕,反正發展順利的話江寒煜就是她一輩子的老公,有什麼可客氣的?

而且江七爺辣麼瘋批,雖然不知道怎麼瘋批的,但她肯定要引導他往正常方向去呀。

給未來老婆剝蝦就是正常老公必備技能。

江寒煜剝蝦速度很快,不到三分鐘就剝出一小碟蝦肉,他拿起一個遞在白梔唇邊,低沉的聲音隨後而至:“不用你動筷,我餵你。”

“謝謝七爺!”白梔清空嘴巴裡的東西後,探腦把蝦仁咬在嘴裡,蝦肉很嫩,很鮮,微微泛甜,彈牙又回味無窮,白梔愉快的眯起眼眸,看向張媽,手動點讚。

張媽開開心心的回了兩個讚。

不行了,夫人好可愛!

“梔梔,你應該給我起一個專屬的稱呼,就像我叫你梔梔一樣。”

江寒煜對白梔叫他七爺十分不爽,本來就差十歲,小姑娘還學彆人家叫他爺,總感覺哪怪怪的。

“那……阿煜?”靈感來自她媽,就是這麼叫她爸的。

“不錯。”江寒煜愉悅的將一顆剛剝好的鵪鶉蛋放到白梔的小碗裡,眼梢淺笑,顯然對白梔這麼乖巧很滿意。

小孩真好哄,還以為他們不會合適,早知道就該早些找她,這樣冇準現在已經可以把小丫頭抱在腿上餵飯了。

“還是阿煜叔吧,阿煜好肉麻哦!”

江寒煜臉色一黑,從爺變成叔……

“不行,差輩!”江寒煜超凶的瞪她:“就叫阿煜!不行就叫我的名字!”

“大叔你要求好多。”白梔撇嘴抱怨,見縫插針塞一個小籠包進嘴巴。

吃飯就吃飯,討論什麼稱呼呀,耽誤她乾飯的速度!

江寒煜心累,現在又成大叔了。

才十歲,怎麼就大叔了?

吃過早餐,白梔和江寒煜按照計劃出門,剛上車,白梔驚呼一聲:“哎呀今天忘記請假了!”

江寒煜:“……”

“今天週末。”

“哦,那冇事啦。”白梔開心的感歎:“做學生真好,還有雙休日。”

江寒煜覺得小丫頭話裡有話,但他冇有多問,抬手摸摸她的髮絲,語氣充滿誘惑:“做江夫人也很好,全年休息。”

“騙人。”白梔一副你休想騙我的表情。

全年無休?

江寒煜你又不是不行!

銀鷹商廈。

白梔剛下車,很不巧的遇見秦佳佳,以及她的兩個小姐妹。